今天没有新动态
@沙雕日常

一泻千里的想象

肉测队列批次,天府广场地铁站的人流逐步恢复以往。我被挤压进人丛缝隙的手机里将所有一切遗忘。突然小腹隐隐作痛,那是早餐豆浆油条没有完美有机结合,油腻的五脏瓜葛,人有三急强憋容易导致的内伤。我意如孕妇缓缓摸了摸肚皮,努力控制窗外不断变幻的高速地铁仿佛一泻千里的想象。然一百八十斤胖妹的重量又朝后背袭来,正如小时候我在海拔一千米的贫瘠大山上背过的金黄南瓜,背绳深深勒进了肩膀,我腹背受敌,满头大汗,何时才能解放?
  • 0
  • 97
  • 0
  • 0
@沙雕日常

江湖路远,勤带雨伞

潮闷的三伏天还未虎口脱险,强袭的雷暴雨就立马逼我飞龙在天。周围愈发昏黯,社畜小侠心事重重快马加鞭,绿道林荫被匆匆剖开立面,雨落下了地铁最美的屋檐。安检小姐姐镇静的无法想象世界另一边,朋友圈掀起了关于渣男看海的寓言。车厢内沉默不言的人们,无法抵御生活的小拳拳,再次告别短暂休憩的红尘驿站,江湖路远,勤带雨伞。
  • 0
  • 102
  • 0
  • 0
@沙雕日常

笑魇如花的回忆

周末下班的地铁塞满了人潮高峰期,大家夺路而逃不问东西的拼命拥挤,突然酸酸的空气腐蚀了一片空地,迎面奔袭着成吨的暴击,这是他和她的专属爱情列车,这是他和她的二人世界甜蜜,他们不忍分离,他们拥摸语低,她说自己害怕地铁的这份亲密,不能参透一线城市的生活意义,他说耙耳朵和火三轮只是小城市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生产力。我赶紧把笑容吞到了牙里,唯有旁边饱经风霜的迟暮老妞再一次泛起了笑魇如花的回忆。
  • 0
  • 125
  • 0
  • 0
@沙雕日常

一块石头

丝雨连绵的天气在内心潮湿一片,地铁站突然令你清新的别有洞天,乘梯而下,换乘蜿蜒辗转,你似人间淘气又任性的小精灵,欢腾穿行在飞瀑急流的山涧,直到桃花缓缓飘零在人潮汹涌的湖面。生活就是一块吸水海绵,我们不均匀的拥入了地铁的缝隙,不一会到站又将水分挤干。偶然伫立门口的胖妹抓铁有痕,尽情护住底盘,她像清流激端映带左右的一块石头享受冲刷又害怕被人冲散。
  • 0
  • 137
  • 0
  • 0
@沙雕日常

漫长油腻的生活

当成都地铁少了诗歌,我也没了灵魂,微信群的超逸老师感叹道江湖中行走的荷尔蒙突然消失了。害!入伏的七月,我们又该如何找寻一丝不挂的清凉生活?地铁传媒反复播放着关于毕业季的歌曲,杰哥与春哥仿佛让人想到了什么,曾哥说七月份的尾巴是狮子座,如今却是周深肖战王一博。不同的配方,熟悉的味道。毕业季或许只是人生短暂放纵的快乐,漫长油腻的生活谁又能够摆脱。
  • 0
  • 200
  • 0
  • 0
@沙雕日常

十年之后变成了兄弟

炎热夏季。地铁安检小哥哥模糊的防疫护目镜片边缘悬滑着水滴。他应该刚出海底。我作为一尾咸鱼静静的朝地铁方向慢慢游觅。生活给了人们麻木一击。然后谁又料到地铁传媒突如其来的文艺?车厢的安静并非老阿姨们乘风破浪的快乐嬉戏,而是那些年错过的大雨,十年之后变成了兄弟。直到一对情侣捷足先登找到了座位,他们满心欢喜,满眼泛光如你。我才被窗含西岭千秋雪,前方有大邑所惊醒。
  • 0
  • 187
  • 0
  • 0
@沙雕日常

一排排小树

地铁四号线嘡嘡嘡嘡摇晃,母亲为我做好的便当被遗忘在了冰箱。神色忧愁的人们正在网上过着六一儿童节,疲软的生活需要刺激的仪式来伪装。如果说快乐是成年人的专属情绪分享,孩子们只单纯追逐纯净的阳光。衰退的记忆让我麻木异常,当男人在你面前不再是一个卸下防备的孩子,那是他孤独面对黑夜收获的绝望与坚强。安静的车厢,乘客无问西东,思绪各自成长,他们像一排排小树,花开时舒畅,叶落时心伤。
  • 0
  • 193
  • 0
  • 0
@沙雕日常

少了一点野

银行开户手续繁多,一通电话打完又要一个指纹上锁,我内心不断排斥这场户口住址手机的全身搜索,娇嗔的柜台小姐姐也表示核验手续确实恼火。身份识别让我突然掀开神秘面纱,她惊叹照片对标真人怎有如此强烈沧桑反差。我急忙表示机器屏幕分辨率作假,内心从寒冬跌出了半夏。豪橫的时间没有与发际线达成条约,滑嫩皮肤的粉底开始进入黑夜,忧愁的胡须渐渐褶皱成了岁月。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没有一点点改变,只不过人们都说我少了一点野。
  • 0
  • 172
  • 0
  • 0
@沙雕日常

想要赶紧逃离的季节

人生总有那么一刻,你飞快的奔入地铁。拥挤的门口仿佛迎来一道跨越,豁然开朗的空地惊扰了几只蝴蝶。我背靠钢管慌乱的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大家一刻也未停歇?突有情侣低喃软语冰心了整个世界。女孩毫不避讳的亲密举动从眼神里流淌出情真意切;男孩躲躲闪闪遮遮掩掩面红了一片皎洁。她说晚餐下面,他回宝贝好耶。我鸡皮疙瘩抖落一地,原来甜蜜的热恋也有让人想要赶紧逃离的季节。
  • 0
  • 172
  • 0
  • 0
@沙雕日常

一股洪流

我还在默默回味刚下肚的女皇凉面和肥肠米粉之时,早晨的一缕阳光便瞬间切开了十字路口。我在这头;小姐姐在那头。突然绿灯亮起,她俩轻推墨镜露出的一眯缝眼向我袭来了无处安放且该死的娇羞。我假装视而不见小跑路过再回首。她一人半蹲托举手机,她一人扭腰双手渐缠废弃广告牌诱惑甩头。"你的背叛已经伤了我太深,不知是否应不应该太认真",这略显伤感的BGM可能即将为小县城注入一股洪流。
  • 1
  • 226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