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蛋的情感

发布于 / Life / 0 条评论

昨夜注定难眠。失联许久的野兽派气质诗人竟然给我来了一通秘密关怀电话:代号六一八。欢声伴泪影,一个老实男人充满责任担当的背影透过了万家灯火的毛玻璃。我想渐渐把这炎炎夏日的躁热情绪秋收起,寂寞却一望无际。郭家桥曾老二的路边烧烤还未打烊,刚做完购物车保养的他双鬓藏匿着蛋蛋的忧伤。诗人对我说嗨鸭,我回复:沙质?他慢慢抹掉嘴角的油腻:松香。两个男人之间的默契不经意间就搬运了一枚海鸭咸蛋。勿需更多语言,世间纯美蛋蛋的情感就是初咸又甜。别再说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这份蛋蛋的友谊就在眼前,我只希望他不会是一万年,好吗?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 Up » 蛋蛋的情感

Not Comment F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