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ature:Metro
@SB

地铁之王

早晨八点的骡马市比天府广场人少,这是同学安慰你的一场最美丽误会。乘务小姐姐娇馨的颤音拖着注意脚的责醒,人们没有和她确认过眼神,只有诗意生活不断抽打的疯狂苟且。勇士们心神疲惫的抵御着省体火南一波接一波的花式撞击,我死守最后一道防线,内心激荡着地铁之王的骄傲和怒吼,右侧开门,你们快走!
  • 0
  • 0
  • 0
  • 0
@SB

阿彌陀佛

大城市的生活总是美好而苦涩的,比如早晨七点拥挤的天府广场,那不是反正有大把时间的快活,却恰似温柔稍逊印度咖喱哔哩哔哩的狂野。男男女女猛烈的摇曳在一号线,上帝在生活的夹心饼干上撒了一把盐。乘务保安高喊还可以进去一点,为守护名节,我死抓绝境栏杆成功逼退了几波锡纸男。然忽有美女迷离袭怀倒地,老夫以毕生之所学视判之低血糖,群众漠,吾悲叹而扶之,但行好事,阿彌陀佛。
  • 1
  • 0
  • 0
  • 0
@SB

天鹅湖芭蕾舞

春熙路地铁站门开。一苍茫夺路而逃的人与人丛满怀,不辨男女,已无问东西。我讶惊未及,却有一股松油饼般的温柔相袭。原来酷撕伙食团的胖妹,正用小拳拳亲锤了男友,那一缕甜裹心头的爱,荡漾起无力娇羞。下一秒,她又感用力过猛却覆水难收,分别嗔怪令她爱之深责己切,脚尖微颠,手扶车厢中间的钢管扭腰,无奈幅度太大的好像一只超载的天鹅湖芭蕾舞现场。
  • 0
  • 0
  • 0
  • 0
@SB

舔狗

燥热夏夜的骡马市地铁站冷气爽足,激情都市脉搏仍在浮动,忙碌的人们似乎有些倦了,大家都低头无语玩着手机。二两歪嘴差点压垮了我的脑袋,身体抽离,寂静中欢喜。承重柱卡卡里头有一对男女似乎忘掉了天地,他们正在摩耳厮混,男攻女守,淫靡秋波交错直叫人鸡皮疙瘩抖了一地。我快速的以美学角度欣赏并送上祝福,只是希望这个不浪漫的世界不要再把深情的人叫做舔狗。
  • 0
  • 0
  • 0
  • 0
@SB

楞个回事

现在我不晓得楞个回事。地铁上好多银啊。还没到吃刹午的时候嘛,人从众像极了社会的鸭梨,人出不上气,脸帮子非红,还只能阴起嘛起。老妞们跟我说上车要搞快点,我jio得她们真的是关心我。特别是你挤到门卡卡头,突然还跑切来一个胖娃儿蹭你,他那身回锅肉你不晓得有好多油,老子硬是想给他一麦子阔上。换到是妹儿嘛或许还好点,人家只是把脸黑起娇娇的说,好挤哟。
  • 1
  • 0
  • 0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