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没有新动态
@SB

感谢曾经努力的自己

我从红狼网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二十五分了。想起我刚耗竭所有精力加班做好的ppt,嘴角不自然的四十五度上扬。服务台管账的胖妹好像有些困了,她不乐意的昂了昂油饼松腥肉脸,那是因为追求她已久的小哥哥坏坏的喊她开个通宵再拿根烤肠,气氛相爱相杀,但让人感觉很暖。我不敢再缅怀过去,面对现实,八零后不得不衰老了,那些非主流的青春早已被生活的重担埋葬。我饶有逼格的摸了摸皮裤里的宝马派摩托车钥匙,然后给了给油,哒哒哒的马达轰鸣声划破了寂寞的星空和正在街边美滋滋撸串的婆娘。望着还有十多公里的山村小路,我觉得我不会怕,作为王的男人,我应该感谢曾经努力过的自己。
  • 0
  • 4
  • 0
  • 0
@SB

钒钛之旅

平安抵达成都已经是夜深人静的时候了,你们有没有惦念我?出租车老哥知道我刚从花城归来,饶有兴致的摆谈了下米易的康养事业,我难得搭理,两个眼皮子早就撑不起一日千里的疲惫,然而嘴唇上残留的一点肉沫竟还在味蕾上骚动!那是攀枝花小弟娃铁板烧的臭豆腐,还有翼鹏君带我飞的严边米线,当时他还土豪的叫老板加了一份肉。望着窗外奔驰的车速和霓虹灯,我觉得必须立刻跳脱出来,毕竟说走就走的旅途终究是文艺而钒钛的,小伙伴喊下周二再约,哥没回答而是扯了发票马上溜达,主要是小区物管老妞居然没把门关严,那渐渐逝去在黑夜中的伟岸背影,深藏着狠狠挣他一笔进门费的功与名。
  • 1
  • 0
  • 0
  • 0
@SB

地铁之王

早晨八点的骡马市比天府广场人少,这是同学安慰你的一场最美丽误会。乘务小姐姐娇馨的颤音拖着注意脚的责醒,人们没有和她确认过眼神,只有诗意生活不断抽打的疯狂苟且。勇士们心神疲惫的抵御着省体火南一波接一波的花式撞击,我死守最后一道防线,内心激荡着地铁之王的骄傲和怒吼,右侧开门,你们快走!
  • 0
  • 0
  • 0
  • 0
@SB

阿彌陀佛

大城市的生活总是美好而苦涩的,比如早晨七点拥挤的天府广场,那不是反正有大把时间的快活,却恰似温柔稍逊印度咖喱哔哩哔哩的狂野。男男女女猛烈的摇曳在一号线,上帝在生活的夹心饼干上撒了一把盐。乘务保安高喊还可以进去一点,为守护名节,我死抓绝境栏杆成功逼退了几波锡纸男。然忽有美女迷离袭怀倒地,老夫以毕生之所学视判之低血糖,群众漠,吾悲叹而扶之,但行好事,阿彌陀佛。
  • 1
  • 0
  • 0
  • 0
@SB

天鹅湖芭蕾舞

春熙路地铁站门开。一苍茫夺路而逃的人与人丛满怀,不辨男女,已无问东西。我讶惊未及,却有一股松油饼般的温柔相袭。原来酷撕伙食团的胖妹,正用小拳拳亲锤了男友,那一缕甜裹心头的爱,荡漾起无力娇羞。下一秒,她又感用力过猛却覆水难收,分别嗔怪令她爱之深责己切,脚尖微颠,手扶车厢中间的钢管扭腰,无奈幅度太大的好像一只超载的天鹅湖芭蕾舞现场。
  • 0
  • 0
  • 0
  • 0